【伴公汀】上海昔日市中心“淘宝圣地”重开顾客从崇明松江赶来它

  • 时间:2021-09-05 12:30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www.bm4r2.cn,原标题:【伴公汀】上海昔日市中心“淘宝圣地”重开,顾客从崇明松江赶来,它却面临着……

  排插、电扇、电灯泡、“凡尔赛”风格的工艺挂钟、水龙头、煤气灶、钢丝球、电脑主机、一次性鞋套、自行车锁链……生活中你想得到的小物件,这里都有得卖,逛上一圈仿佛回到了上世纪90年代。

  在徐汇区医学院路,这条紧邻中山医院的小马路沿街,有不少水产店、小菜店、熟食铺。去年年末,靠近嘉善路的一家菜场装修,新的菜场地下室开出了一大片小商品市场。居住在附近的居民还很好奇,怎么这年头还会有一家“什么都有”的小商品市场新开业。但很快就有“眼尖”的居民发现,这个名叫“万商便民商场”的地方,不就是原先老西门的那家“万商市场”嘛。

  前不久,有市民询问媒体,老西门万商市场搬离后,自己打交道了20多年的店主们,有没有新的“据点”。这才让已经偏居于地下室的“新万商”重新回到大众视野。一时间,95岁的上海老伯伯从彭浦新村赶来,还有从宝山、崇明、松江坐了一个多小时地铁的居民专程来淘货。

  网购已经成为人们DNA的当下,是什么让这些市民“千里迢迢”来逛一家小商品市场?

  新开业的万商便民商场位于医学院路17号。说是新店,其实去年就已经开始营业,只是因为大部分“老客”都不知道新地址,因此客流尚不如在老西门时。当记者来到这个名叫“淘赚集市”的商场时,若不是门口专门挂出的“万商”招牌,一时间很难注意到,沿着稍有些陡峭的楼梯往下,竟然别有洞天。

  电风扇、公牛插座、自行车配件、金属热水壶,“新万商”入口处最显眼的铺位都由卞邦祥和他的妻子经营。往卞家的铺位往里走几步,则是一排钟表修理、五金水管、折扣鞋、牛仔裤的摊位,还有店铺售卖形似翡翠和玛瑙的珠链。转一圈回到门口另一侧,是一家电脑手机的维修和回收店。这也是整个“万商”中,唯一与数字化社会有直接关联的地方。

  “现在下雨,人有点少,你明天上午来,或者双休日来,人蛮多的。”卞邦祥说,新万商的营业时间是每天上午8时30分至下午5时30分,上午时段客人比下午多,双休日比工作日多,晴天比雨天多。“上海有一部分人还是很喜欢逛市场,比如小商品市场、花鸟市场,这批人就是我们最主要的顾客。”

  环境的变化同样明显。“以前在老西门,偌大的市场连空调都没有,现在有空调,也干净多了。”卞邦祥一家在老西门万商有20多年的经营历史。“一开始大家都是自发去摆摊,摆着摆着就有了门面和铺位。”

  此前,老西门的万商一楼售卖日用品和各种小玩意儿,二楼卖服装。但如今在地下室也有一个好处,“淘赚集市”的一楼是几个早餐铺和熟食摊位,二楼是新改造的菜场。居民买菜、买早餐,都会顺便来万商淘一点日用品或是急需的配件,比如洗澡用的“莲蓬头”、空调与电视机的遥控器、各种型号的电池等。

  记者采访前两天,有一位95岁的老伯专门从彭浦新村到徐汇来逛万商。“老爷爷一个人来的,人很瘦,走路佝偻着身体,我本来想送他到地铁站,他说‘你们做生意也很忙,不用送了。’”卞邦祥的爱人告诉记者,老人来换了一枚电池,还修理了收音机,临走时很满足,说等天气凉快了还要来。

  居民顾阿姨住在中山医院附近,听说万商开业后,已经来维修了几次钟表和遥控器。记者采访时,她带着一只制作精巧的座钟来找钟表店维修。但因为座钟的芯子是德国进口,现在市面上已经难以找到现货,需要厂家专门定制。一番检查后,店主说两天后顾阿姨就能取货,维修和成本费是65元。

  在店主身后,琳琅满目的各式挂钟和电子钟,仿佛一个“活体”的电商直播间。哪怕铺位并不逼仄,店主仍旧用商品塞满了玻璃柜台每一寸空间。仿佛一切还是在老城厢的氛围中,空间永远是同时间一样奢侈的元素。

  搬迁前,位于黄浦区老西门地区的“万商”是一家二手货兼小商品交易市场,多年来一直是上海市中心有名的“淘货圣地”。各种各样的家用小东西琳琅满目、价格低廉,1元一根的牙刷、100元买两双鞋,花上几千元还能淘到原价几万元的音响。

  更特别的是,这里还提供市中心已经少有的小修小补服务。家里的电扇坏了,花50元买一个电机,就能请老师傅帮忙换上。用了几十年的水壶没坏,只想要换个手把,花几元就能在这里淘到恰好般配的手把。

  这里也是上世纪90年代 “4050”下岗人员再就业的地方。练摊,成了这些单位职工的新奋斗场。慢慢地,周边还发展起了万商花鸟鱼虫市场等新载体。

  不过,记者了解到,“万商”一直由房东租赁经营。由于市场所在的老城厢地区居住条件较差,居民对旧改的期盼强烈。因此,去年黄浦区对该地区501、504街坊启动旧改,万商市场因地处该旧改地块,也一并启动征收清退。

  去年7月31日,“万商”完成了最后一天的经营,在老西门彻底关闭。同步关闭清退的还有万商花鸟鱼虫市场、万有全大境菜市场等市场,涉及摊位总计808个。

  此时,恰逢徐汇区医学院路菜场启动改造,卞邦祥和其他摊主被统一招租到了新址。对这些摊主来说,医学院路紧邻轨交嘉善路站,附近有中山医院和多个居民区,居住人群比较稳定,地理位置也仍旧在市中心,已经算是理想的去处。

  但无论是万商市场,还是上海此前已经关停的多个知名市场,经营资质、消防安全、防汛标准、售后服务等,始终是困扰市场合规发展的主因。

  在医学院路的“新万商”里,记者注意到,每个铺位前都有一排排水口。卞邦祥说,这就是万一出现雨水倒灌,帮助地下室迅速排水的水沟。此外,靠近市场入口处还有一处消防泵,一旁的市场管理室大门上,张贴了整个“淘赚集市”的营业执照副本,颁证时间是去年10月12日。

  但据记者了解,这一营业执照的范围仅包含“淘赚集市”的一层商户和二层农贸市场,并不包含万商市场所处的地下室部分。此外,万商市场在地下室开展经营是否合规,也有待商榷。目前,万商尚未取得相关部门颁发的市场证,属无证经营。徐汇区相关部门曾约谈市场方面的负责人,但目前未有结果。小商品市场的“常见病”,也出现在了万商身上。

  “这里跟老西门比起来差远了。”有万商的老顾客主动向记者“吐槽”,“槽点”就是新万商缺乏在老西门时的最大特色:氛围感。

  与在老西门生长了20多年、从摊位演变到商户的“老万商”相比,新万商的环境看起来更合规,但入驻商户数量、售卖商品的种类,还无法与老万商相比。“以前很多卖灯具、灯泡的老板都不来了,卖煤气灶的也只剩一家,这些店主我都认识,现在一个都找不到了。”

  “氛围的确是老西门更好些,毕竟那里20多年前就有旧货市场和花鸟市场。”卞邦祥回忆当年和妻子一起摆摊的时光,最开始售卖自行车零配件,从坐垫到锁链一应俱全。当时,人们都是周六、周日去摆摊,什么人都可以去摆。“不要小看老西门,很多外地人都知道这里,就像深圳的华强北、上海火车站的不夜城一样。”而在上海的小商品生意江湖中,老西门、成都又添全国综合示范县城隍庙、轻纺市场,都是有一定“江湖地位”的地方。

  老顾客怀念以前更“好白相(好玩)”的老万商,怀旧的人到新万商有失落也有欣慰,但除了好奇与怀旧,为何还有人坚持穿过半个城市,逛逛客单价只有几十元甚至几块钱的线下市场?

  记者采访时注意到,来到万商“淘宝”的顾客,几乎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,其中60岁至70岁最多。“这一代人年轻时,是小商品市场最风靡的阶段,年轻时的美好回忆会留存永久。”一位店主这样分析。如同当代年轻人没事就想打开手机逛网店,老一辈的人没事也想来市场逛逛,淘点小东西。

  对于不擅长使用网络的老年人来说,家里的水管、遥控器、闹钟等物件出现故障,自己又舍不得换新,网购配件的操作繁琐,涉及退换货就更让老人感到畏惧,还不如到市场里,找店家一次性面对面解决。

  那么问题也来了。当“老西门的味道”淡去,老一辈有怀旧情怀的顾客年岁渐长,是否终有一天,这样的线下市场将彻底消失?

  而对上海来说,还需要这样的市场吗?是作为城市商业的“点缀”,弥补社区商业的不足,还是最终保留个别样本,作为记录上海市民生活变迁的“博物馆”或“盆景”?

  伴公汀是一个时政记者部落。我们拥有一批熟识的官员、基层公务员和专家朋友。从时事政情、政策发布,到公务人员关心的话题和爱好,都可能写进我们给你的“伴公汀专报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